跳到主要內容

熱門議題 / 【2015.11.06】【國際暸望】 《 教育政策》 加拿大 安大略省的教改成功經驗

【國際暸望】《教育政策》加拿大安大略省的教改成功經驗
 
原作:Deirdre Faughey   編譯:全教總外事部104.11.06
  (加拿大)安大略省政府由2003年開始,專注於教育改革議題。政府制定了一系列的改革方案,後來證明非常成功。小學生在閱讀、寫作和數學上的成就,等同或超過省級標準的比例,從2003年的54%,上揚至2014年的72%。
 
  而在這一段期間,高中畢業率由68%上升到84%。今年夏天,為了進一步了解安大略省到目前為止在改革上所進行的努力以及未來的規劃,本文作者與安大略省的學生成就事務部副部長Mary JeanGallagher和研究/評估/能力建設處主任Richard Franz進行了訪談。由於此一對話內容極為豐富,我們決定將它分為兩部分。在本文為第一部分,Gallagher和Franz分享了引領他們在安大略省改革成功歷程中,不可或缺的思考面向。
 
  2008年,在被選定擔任安大略省教育部(MOE)新職務時,Gallagher是加拿大最南端學區的教育局長。學生成就事業部副部長的職位,被認為是一項創舉。雖然教育部官員通常都是由公務員職務拔擢,Gallagher的經歷卻是在學校裡擔任老師、校長、督學,以及安大略省72個學區之一的學區主任。透過成立這個部門與聘用Gallagher,教育部展現了對教育人員專業的重視。同時,教育部再次強調重視教育工作人員的努力,特別將重點放在與學生成就相關的職位。
 
  當時,教育部希望確保所有努力的基礎,是對教育工作者的重視,認為學習的提升是改進教學的結果。此一全新的作為將教育人員帶入了決策領域,教育部也確定,學生成就部大約三分之二的工作人員,是教育現場工作者,他們也證明了自己是有力的教學領導人。為了做到這一點,政府創造了新職位,讓教學從業人員,如教師和學校領導人,可以到教育部工作長達三年。此一模式背後的理論是,與「第一線」的教育工作者緊密合作,將建立雙方--領域內的工作人員與中央政府的官員–的能力。Franz指出,與教育工作者共同構思新政策,能為教育部官員對如何讓政策在學校「紮根」這件事提供觀點。
 
  此外,在這些教育工作者完成教育部的短期職位後,回到自己的學校,他們會對此類政策如何發展與建立,有更多的了解和認知。這種新的「混搭」模式,在兩個領域間搭起了相互理解的橋樑。Gallagher和Franz表示,過去的13年裡,此一努力有助於雙方在目標、重點、方法和執行之間保持一致。同時也證實這是一個「能達成美妙結果的公式」。
 
  Gallagher和Franz也將安大略省的成功歸功於教育部將教育目標限縮至有限的數量,尤其是提昇學生成就、縮減教育落差與提高對公共教育的信心。
 
 
  Gallagher和Franz解釋,每位在安大略省教育體系工作的人員,對這些目標,以及相關的子目標,都能背誦如流。透過緊扣限量的目標,他們看到了自己因為持續專注重要事項而在能力上有很大的不同。除了熟知這些目標,教育工作者越來越意識到,他們擁有評估改善狀況與確認成功以達成目標的方法。Gallagher和Franz指出,教師因為能培養自己的效能和動力,而受到激勵與鼓舞。
 
  安大略省將重點放在識讀、算術與一套課程的全省測驗標準上,明確指出哪些是學生應知道、了解、並有能力做到的。由1990年代中期開始,安大略省政府開始依據《安大略省課程期望與成就標準》針對三、六年級的閱讀、寫作和數學,9年級(數學)和10年級(識讀),實施一套測驗。Gallagher說,安大略省為他們的學生設下非常高的標準。學生的成就分為1、2、3、4級,省級及格標準為3級(相當於B等級成績),比「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劃」(PISA)的期待值還高。安大略省的評量機構是一個公正獨立的政府機構,由教育部提供經費,但董事會獨立於教育部之外。
 
  此一機構,因為教育工作者會在暑假期間集合設計詴題並針對評量提供意見,長久以來,已經成為提供專業學習機會的組織。這樣一來,教師們均對標準和績效評估暸然於胸,也因此建立自己的的評量素養。Gallagher和Franz指出,這些評量並沒有標準化,也不是專屬的。相反,他們是課程評鑑的參照資料。測驗的目的,是用來收集訊息,以了解學生能展現多少他們從課程學到的內容。因此,安大略省教師感受「為測驗而教」的壓力較小;相反的,教師所教的,是他們認同且參與開發的課程。整體的感覺是,這些測驗是用來評估整個教育系統,而非個別教師與學生的。這種對整體的關注,也鼓勵教師協同工作,並使用評量了解學生的學習成就。
 
  安大略省也採用了全省通用的資料系統。由1990年代後期開始,政府建立了一套追踪系統,所有學生都分配到一個識別(ID)碼。這讓教育部能追踪個別學校的學生在評量上的表現,用以和全省的結果進行比較。此一識別碼也被用來追蹤學生由幼兒到大學(或學徒)的教育狀況。Gallagher和Franz指出,此識別碼不與學生姓名相連結,而是用於分析趨勢和模式,以了解整個體系的現況。安大略省教師會定期共同分析學生成就,並規劃新的教學策略。
 
  這些做法都詳述在名為《成長成功》(Growing Success)的評量政策中,並透過專業學習的協作探究模式付諸實踐。透過協作探究而進行的專業學習,一直以來都非常成功,它已經取代舊有的專業學習模式–教師們以「宴會廳風格」進行培訓課程,由專家先進行報告,再由教師們進行分組工作坊。Franz解釋說,「我們假設參加的老師均具備一定水平的技能。此外,我們與教師共同研究如何使用協作探究法檢視學生成就,並思考如何感動學生,並使之成為他們探究的目標。」Gallagher解釋,大家都了解的一件事,就是理想的課堂應該是少一些教學策略,多一些教師的思考和行動。此一過程開始於評量領域,即教師對學生、課程和學習目標具備深厚的知識。然後,教師可以運用他們「背包」中的任一策略,幫助學生進步。一般而言,在一個理想的課堂中,我們可以看到高水準的參與、個人與小組的工作,以及差異化學習。
 
  然而,在整堂課中,教師不會特別依賴任何具體策略或方案。這樣做的目的,是提供教師嘗詴自己策略的空間,並經由與其他老師的協作討論,發展自己的想法。這樣一來,教師有共同負責的感覺,教室變成了「去私有化」的地方。Gallagher和Franz也發現,課堂上興起了一股探究式學習的趨勢。雖然有人擔心這麼做能學習到多少課程內容,但由學生領導的學習方式正在散播,重點放在解決問題與創造性的工作。
 
1.原文(含圖片):Learning from successful educationreforms inOntario,InternationalEducation News,October 28, 2015,
2.本文承蒙原作者Deirdre Faughey授權翻譯,謹此致謝。

 

時間類別單位標題發佈點閱
跳至網頁頂部